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棋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棋哥  

棋哥

体育产业,体育营销,中体明星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市场开发委员会。中国明星足球队——都有职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读任佳《神秘的文字游戏曹雪芹》(图)  

2010-02-16 14:22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神秘的文字游戏曹雪芹

    我还就是喜欢读任佳前辈的《歪批红楼梦》,看着就过瘾。尽管红学界很霸道,但相信总有一天,任佳先生的作品能引起大轰动。

   《红楼梦》语:“取了《红楼梦》原稿来!”“先阅其稿,后听其曲”。(第五回)

世人都说:《红楼梦》书中的曹雪芹,真有其人其名,而且是《红楼梦》的作者。我独认为:书中的曹雪芹这个名字,并非实有其人,只是个神秘的文字游戏而已。

笔墨官司,各执己见。观点碰撞,智慧交锋。他说他有理,我说我有理,到底谁有理?只有找《红楼梦》原文来评评这个理了。

北方人吃饺子,讲究“原汤化原食”。我解《红楼梦》,主张“原书解原文”。我相信:系在老虎脖子上的金铃,系铃人能解。我佩服宋代朱熹夫子的治学精神:“诵《孟子》三二十遍,熟,复玩味讫”。苦读原文,熟后玩味,才是正道。

首先,请依照“警幻仙曲演红楼梦”的导读:“取了《红楼梦》原稿来!”翻到“贾雨村归结红楼梦”最后一页,逐字逐句,反复细读细听,细细玩味有关“曹雪芹”的弦外之音。

那“贾雨村”,曾对那“两番抄录《石头记》”并急于“托人传去”的“空空道人”说:“我只指给你一个人,托他传去,便可归结这段新鲜公案了。”又说:“到一个悼红轩,有个曹雪芹先生,只说贾雨村言(假语村言)托他如此如此。”空空道人“牢牢记着此言”。(“此言”不多,务必“牢牢记着!”)

“贾雨村”何许“人”?《红楼梦》开篇言道:“用假语村言敷衍出来,故曰贾雨村云云”。“贾雨村”并非真有其人,只是传统文化中的“借谐音以寓意”的游戏笔墨。

“空空道人”何许“人”?《红楼梦》结尾言道:是“说你空空”。“道”就是“说”,“道人”就是“说人”,“空空道人”就是“凭空说出个人来”。“空空道人”并非真有其人,只是传统文化中的“将字义作别解”的游戏笔墨。

“曹雪芹”何许“人”?是“假语村言”在“托他”,是“凭空说出个人来”在“托他”。“托他”的“托”字,用于“人”,是“委托”;用于“语言”,就是“寄寓”了。“曹雪芹”,是“假语村言”所“指”的一个“人”,是“假语村言”所“寄寓”的一个“人”,是“假语村言”的替身!是“凭空说出个人来”的化身。

书中强调:“只说贾雨村言(假语村言)托他如此如此”。也许就是担心:将会有人混淆“人”与“语言”的概念,错将“语言”的“寄寓”,误解为“人”的“委托”,特此申明:“假语村言”在“寄寓”于“曹雪芹”。

还有那“如此如此”四字,引人想到《三国演义》中的“附耳低言”,“如此如此”,“这般这般”。暗示这“假语村言”所“寄寓”的“曹雪芹”,是“贾雨村归结红楼梦”的“附耳低言”,是读者必须“牢牢记着”的神秘的悄悄话。

所以,当“空空道人”向“曹雪芹”问及:“先生如何认得此人(假语村言),便肯替他传述”时,“雪芹先生笑道”:“说你空空,肚里果然空空。既是假语村言……似你这等寻根究底,便是刻舟求剑,胶柱鼓瑟了”。

这是“笑”谁呢?笑那些错将“假语村言”,当作“真有其人其名”,去“寻根究底”的人:“你肚里空空如也”,才会闹出“这等”类似“刻舟求剑,胶柱鼓瑟”的大笑话来。

关于“曹雪芹”是不是“假语村言”,说到这里,自认为可以告一段落了。也许,还有人觉得“神秘的文字游戏”一语,难以认可。那就请细心玩味《红楼梦》的压轴串底的结束语:“原来是敷衍荒唐!不但作者不知,抄者不知,并阅者也不知;不过游戏笔墨,陶情适性而已”。

所谓“敷衍荒唐”,不就是“用假语村言敷衍出来”吗?所谓“游戏笔墨”,不就是“文字游戏”吗?

还有那“三个不知”,就是和当时的读者,订下逃避文字狱的“保密条约”:若是有人问及《红楼梦》的“作者”、“抄者”、“阅者”,你就给他个“一问三不知”。

《红楼梦》书中的“曹雪芹”,无论你把他说成是“作者”也好,“抄者”也好,“阅者”也好,都是“不足为外人道也”的神秘悄悄话。假如“曹雪芹真有其人”此话岂不成了“此地无银三百两”了。

《红楼梦》书中的“曹雪芹”,并非真有其人其名。“曹雪芹”三字,只是传统文化中的“注彼而写此,目送而手挥”的“春秋之微词,史家之曲笔”。(清乾隆学者戚 蓼生《石头记序》语录)“曹雪芹”三字,只是用“假语村言”作包装,以“附耳低言”的悄悄话为内涵,可以“归结红楼梦这段新鲜公案”的神秘文字游戏。

“曹雪芹”三字,究竟“附耳低言”说了那些神秘的悄悄话呢?找“系铃人”来“解”这“虎项金铃”吧!

请“取了《红楼梦》原稿来!”翻到第六十二回,先细细玩味“曹”字的文字游戏。

宝玉说:“雅座无趣,须要行令才好”。“行令”,就是“行酒令”,“玩游戏”。也可解作“行朝廷政令”。

黛玉提出:“拈成阄儿”。就是摸纸团子决定“行”什么“令”。古“阄”字,不在“门”部,而在“鬥”部,“阄”由“鬥龟”组成。“龟”,即“龟授”,古代管家“印章纽儿”,俗称“印把子”。“斗龟”,就是“争印把子”。

用“行朝廷政令”、“争印把子”作好铺垫,这“曹雪芹”的“曹”字,才隐隐约约显露出来。“香菱(将十来个酒令)一一写了,搓成阄儿,掷在一个瓶中”。“平儿用筯(筷子)夹了一个出来,打开一看,上面写着“射复”二字。

请看:“筷子”插入“瓶”中,像不像个“曹”字呢?“夹了一个出来”,是不是“分”开这“曹”字呢?“射复”二字,会不会与“分”开“曹”字有关呢?

行“射复”酒令,必须“分曹”(“分”开“众人”),全称曰“分曹射复”。唐朝诗人李商隐《无题》诗曰“分曹射复蜡灯红”。这“曹”字,终于找出来了。

书中只写“射复”,故意隐去“分曹”,暗示这“分曹”二字是隐语。只有将“曹”字“分开”去玩“射复”的游戏,才听得出其中的神秘悄悄话。

怎样去“分”开“曹”字呢?书中提示:“夹了一个出来”。“曹”字由上   下日两部分组成,上盖下藏“夹了一个上半部出来”,就剩下一个“日”字了。

“复”(藏)一个“日”字,“射”(猜)什么字呢?

“日”,就是“太阳”。“太阳”是“光明”的化身,“日出”象征“天明”。“日”隐寓“明”。

又“日”字,是“明”字的“前”半部,即“前明”。

以“日”隐寓“明”,明末清初早有神话传说。据《八大山人研究》156页汪子豆著文说:明末崇祯皇帝朱由检以身殉国后,江西、浙江一带奉之为“日之神”,“太阳神”。朱由检死于三月十九日,民间就以三月十九日为“太阳神生日”。浙江绍兴流传着一种《太阳经》:“太阳明明朱光佛,太阳三月十九日生”。“太阳一出满天红,天也亮来地也明”。

《红楼梦》书中的“分曹”见“日”,以“日”隐“明”;与浙江绍兴一带流传的“日之神”的神话,《太阳经》的经文,二者的命题和构思,可谓同一机杼。

“分曹射复”四字,还可简易别解为:“分”开“曹”字,猜“射”那“复”灭者。不言而喻,是影“射”那个已被“复”灭的“明朝”了。

这样“分曹射复”是否与书中原文原意相符呢?请继续逐字逐句细细玩味下文。紧接着“射复”二字之后,宝钗笑道:“把个令祖宗拈出来了!‘射复’自古就有的,如今失了传,这是后纂的,比任何令都难,这里倒有一半不会的,不如毁了!”这番话,句句都是双关语。

“把个令祖宗拈出来了”的“令祖宗”,既可直解为“酒令的祖宗”,这是“假语村言”;又可别解为“你的祖宗”,这才是“隐去的真话”。“分曹”所“射”的已“复”的“明朝”,正是那些亡明孤臣孽子的“令祖宗”。

“射复自古就有”,是说“射复”这酒令,就是“自古就有”的“分曹射复”,只是隐去了“分曹”。“如今失了传”,不是说“酒令失了传”,而是说“明朝江山失了传”。

“这是后纂的”,重申:这是个“新编”的,“分”开“曹”字去“射复”的文字游戏,不同于“自古就有”的“分开众人”来“射复”的酒令名称。

“比任何令都难”,是激将法,故意刺激读者来玩这个文字游戏,挑逗读者一显身手。

“倒有一半不会的”,不是说“有一半人不会”。而是说:“射复”二字这一半,你可能会;“分曹”为“日”那一半,你就不一定会了。

“不如毁了”,“毁”者“灭”也。不是要“灭”掉这酒令,而是“灭”掉那明末遗民的“令祖宗”------“明朝”。

“曹”字隐寓“明”字这文字游戏,行文如滔滔江水,九弯十曲,沉浮起伏,浪滚波连。难怪在“行令”、“拈阄儿”之前,“众人都道”:“妙极!”

   “行令”,果然是“行朝廷之令”。

鬥龟,果然是“争印把子”。

现在,再请“取了《红楼梦》原稿来!”翻到第九十三回“水月庵掀翻风月案”。再细细玩味这“芹”字的文字游戏。

《红楼梦》书中,用“曹雪芹”的“芹”字来取名的,只有“贾芹”一人,只要解得“贾芹”的“芹”字的“附耳低言”,就解得“曹雪芹”的“芹”字的神秘悄悄话。

书上说,荣国府门上,贴着一张揭露贾芹丑闻的“匿名揭帖儿”,上面写着:“西贝草斤年纪轻,水月庵里管尼僧……”。

将“贾”字拆开为“西贝”,将“芹”字分解为“草斤”,这是仿效古代《曹娥碑》,将“绝妙好辞”拆作“黄绢、幼妇、外孙、齑臼”的离合文字游戏。

   “草斤”,即“草字头”加“斤”,写作“艹斤”。旧时老秤,每“斤”折合“十六两”;“艹斤”折合“三百艹两”。商贾数码字,写作“氵艹两”,“两”字写在“艹”下方,组合成一个“满”字,隐寓“满清”朝廷。

“芹”(艹斤)隐寓“满清”,是否合乎书中原文原意,请接着细心玩味“水月庵”的“水月”。

“草斤”与“水月”,同是离合字首偏旁的传统汉字游戏。“草斤”,是分离“芹”字为“草字头”、“斤”;“水月”是合并“三点水”、“月”为“氵月”。

“氵月”是个什么字呢?查遍字典找不到。只记得,早几年在长沙新华书店,见过一本《江湖隐语》,首页的“太平天国先锋隐语”,将“清妖”写作“氵月妖”。

“氵月”,是个没“主”字的“清”字,即“无主”之“清”。

为什么将“满清”称为“无主之清”呢?传述文明礼乐的《论语. 第三》云:子曰:“夷狄之有君,不如诸夏之无也”。孔夫子说:“文明落后的国家虽有君主,不如中原华夏没有君主”。

太平天国上层人物,定是读懂了《红楼梦》中的“水月”(氵月),是讽刺“清朝”为“夷狄之邦”,“无主之清”,故将“清妖”写作“氵月妖”。

还有那“草斤年纪轻”,也是有所指的。清初顺治六岁称帝,康熙八岁为君。都是“年纪轻轻”的娃娃做皇帝。凡事靠他人作“主”,自己作不了“主”,也就等于“无主”了。

《红楼梦》书中,以“草斤”(艹斤)隐“满”,以“水月”(氵月)讽“无主之清”。字首偏旁,离合游戏。上“满”下“清”,此起彼伏,互为注解。

还有,“芹儿看过匿名揭帖”后,“只管磕头,满眼流泪”。终于把个“满”字点出来了。“匿名”即“藏名”,“满眼”即“芹儿之眼”。这“满清”之“满”字,果然“藏”在“芹儿”的“名”中。“芹”字的文字游戏,是隐寓“满清”的“绝妙好词”,是“原书解原文”的绝唱。

假如,书中的“曹雪芹”真有其人其名,作者何苦如此来作践自己这个“芹”字呢?

“曹雪芹”的“雪”字,是什么游戏笔墨呢?

南宋民族英雄岳飞《满江红》词云:“靖康(南京)耻,犹未雪;臣子(亡国)恨,何时灭?”“雪”,是“雪耻”、“灭恨”之“雪”。又据《康熙字典》注:“雪,除也”。

原来,《红楼梦》书中的“曹雪芹”三字,是用“假语村言”,“凭空说出个人来”,隐寓着“明灭满”这句神秘悄悄话的文字游戏。

明末清初,清要灭明,明要灭清,正如金要除宋,宋要除金。老祖宗的恩恩仇仇,都已成为历史天空中的过眼烟云。今人看来,都是“兄弟鬩于墙”的民族内讧。只留下岳飞的《满江红》词,文天祥的《正气歌》,以及尚未为红学界认同的游戏笔墨《红楼梦》,都将成为弘扬天地正气,保持民族气节的流传万世的赞歌。

我坚信,我期待:总有一天,世人都会谨遵书中原文提示:“取了《红楼梦》原稿来!”,“目视其文,耳听其曲”,细心玩味“曹雪芹”这神秘的文字游戏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