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棋哥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棋哥  

棋哥

体育产业,体育营销,中体明星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,北京奥林匹克文化促进会市场开发委员会。中国明星足球队——都有职务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1895年,顾拜旦给中国发邀请函了吗?  

2006-08-08 00:08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895年,顾拜旦给中国发邀请函了吗?

(纪念北京2008年奥运会倒记时两周年专稿:《全体育》) 10d7bcae410.jpg

    与那些奥林匹克学者的观点不同,我一直固执的相信:1895年,顾拜旦向大清政府发出过邀请函,邀请中国(大清国)参加1896年的第一届雅典奥运会。

    尽管这一观点遭到许多前辈专家的否定,但都没有让我真正服气的证据事实。

    今年一月,曾在台湾省台北市的富华饭店,向祖国大陆的《体坛周报》发表了一篇专栏——《宝岛行,寻找顾拜旦的邀请函》。之所以要写这篇文章?就是想确认这个中国奥林匹克历史之迷,就是为了要证实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长邢永福的一个说法。

    在去台湾省之前,曾经读过这样一篇报道。

    有研究中国奥林匹克史的学者,专程就1895年国际奥委会是否向中国发出过邀请一事,拜访了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长邢永福。邢馆长说:“档案馆内收藏的明清时期(绝大多数为清代)档案有1000多万件,其中也包括明清时期的外交公文、照会等。如果没有意外,国际奥委会的邀请函,应该可在馆内找到。可惜的是,若国际奥委会的邀请函确实在1895年左右被寄至中国,但1895年再往后,中国天灾不断,人祸频频,意外无数”。 因此,邢馆长也分析道:“若真有邀请函,那应该仅是一张薄纸片,在1000多万件档案中寻找一张纸片,似乎太难了。但是,在台北的故宫博物院和中央研究院,也各有30多万件清代档案”。邢馆长说:“你们想找的东西,也有可能在台湾。”

    就为了这句猜想,我借着去台湾省工作的机会,千万里追寻“邀请函”。

    在去台湾的路途中,我曾就这一猜测,与一同前往的中国奥林匹克体育专家魏纪中先生进行探讨,魏老对这一说法基本持否定态度。他的观点是:“依顾拜旦的奥林匹克设想,完全是业余性质的。如果按照顾拜旦的做法,他只能给各国的奥委会组织,或者体育俱乐部发邀请函,而不会直接向一个国家的政府直接发邀请。

    也就是说,在1895年中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体育组织时,顾拜旦是不会给大清政府发邀请的。但魏老还是支持我把这一问题搞清,并亲自陪我去了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。

    我在台湾省的忘年交朋友傅达仁,是台湾省资深体育记者,著名体育评论员。今年73岁,山东老乡,1949年去台湾,曾担任台湾电视公司体育部经理,现返聘为东森电视台巨蛋体育馆总监。傅达仁自1960年采访第17届罗马奥运会开始,参加过九届奥运会的采访报道。直到1996年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会结束后,才办理退休手续,也是痴心热爱体育事业的元老。傅达仁鼓励我:“国际奥委会给李鸿章发帖子参加奥运会一事,在台湾也有耳闻。如果大陆没找到,很可能就在台北故宫”。

    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院的林柏亭副院长接待了我们。在赞美了台湾故宫的收藏后,我向林柏亭先生提出了寻找顾拜旦邀请函的事情。林柏亭先生说:“我们和大陆故宫,一直有资料文献的相互提供,请你放心,如果能找到这份档案,我们一定会尽快通知你们。我知道,这份文件对即将举办2008年奥运会的中国,非常重要”。

    半年过去了,一直没等到林柏亭先生的回音,估计台湾也未能查找到。在这一期间,又听到许多关于“顾拜旦邀请函之迷”的说法,其中比较权威的有如下几种:

    说法一:中国体育博物馆原馆长谷丙夫说:“据我所知,第一届奥运会根本就没有给清政府寄过邀请函。许多专家在清史档案中都没有找到相关记载,李鸿章的访欧记录中也只字未提这件事,20世纪80年代,访问了国际奥委会设在到瑞士洛桑的总部,专门询问过这个情况,得到的答复是无证可查”。

    说法二:故宫博物院图书馆副馆长,清朝宫廷研究专家向斯的话:“若国际奥委会真有邀请函寄到宫中,如不出意外的话,是不会遗失的。因为清朝自开国至光绪、宣统年间,一直有一套严格的文件管理办法,臣子的奏折、国外寄来的公文,都会被妥善保管。假如没有天灾人祸,邀请函应该能保留至今。”

    说法三: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汪朝光研究员曾说:从1894年到1896年期间,法国驻华公使为施阿兰,据他在《使华记》一书中记载,当时给大清国的邀请函,都是由他转交李鸿章的。但是,《使华记》一书“没有一件是和体育有关的事情”。

    说法四:在中国体育界,“1895年奥林匹克运动传入中国说”,是流传最广、影响最大,也是中国人情感上最希望能作为事实的说法。这一说法最初出自阮蔚村先生的《中国田径赛小史》一书。书中说:法国顾拜旦于光绪21年(1895)曾致函李鸿章,劝诱中国参加首届世界运动会(奥运会)。……

    若是再写下去,起码能有十几种说法。

    在不久前去何振梁伯伯家,我又向何老和梁丽娟阿姨提起这一中国奥林匹克迷案。老两口特认真,拿出几大本奥林匹克文献资料,都是要说明找不到这段历史记载的事实。何老是国际奥委会文化与教育委员会的主席,我对何老有一种内心深处的敬仰和信任。他的否认,让我的寻找“邀请函”的执著开始动摇。

    在中国历史上,自1922年王正廷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以来,先后有孔祥熙、董守义、徐亨(中国台北)、何振梁、吴经国(中国台北)、吕圣荣(女)、霍震霆(中国香港)和于再清九人先后进入国际奥委会。在他们九人中,也只有董守义先生(新中国成立后,担任国际奥委会委员)对此事写过眉批:“有可能,但还未找到根据。”

    顾拜旦给大清政府的邀请函,到底有没有?

    我还是坚持认为:有!还要去历史长河中寻找。

    最近《宁波帮》杂志提出了一个宣传王正廷的计划,要借着2008年世界的目光将聚焦北京的时刻,在浙江奉化举办一个宣传“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人——王正廷故乡”的活动。

    王正廷,宁波奉化人,中国第一位国际奥委会委员,曾出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、代内阁总理和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长,还担任过中国基督教协会总干事和北京中国大学校长等职。

    《宁波帮》经过了半年的寻访,已经和王正廷的侄子王恭斌先生取得了联系。王恭斌先生年近九十高龄,早年毕业于燕京大学,后定居美国。据《宁波帮》的朋友说:找到王恭斌先生的最大发现,就是得知王恭斌手里有一件王正廷的传家宝物,这一宝物,就是光绪21年,顾拜旦给大清政府的邀请函。

    浙江奉化已准备根据这一故事,拍摄电视剧,前几天还给我看了剧本。故事正是由顾拜旦委托中国留学生,带回了给李鸿章的信函。我晕了,难道“邀请函”真是由王正廷保管的?这个“邀请函”真伪如何?在2008年奥运会倒记时两周年的时候,我呼喊:要看“邀请函”真迹,要请国际奥委会专家鉴定,要把这件事在我博客上说出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